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O嗨生活 >俄罗斯全民天后玛克欣МакSим >

俄罗斯全民天后玛克欣МакSим

发布时间:2020-06-18  浏览量:267  点赞:625

        「你觉得玛克欣有什幺可以特别介绍呢?」
        「这不就是一般的流行歌吗?」
        「那太好了,这表示她的确相当值得介绍。」

         ──曾出现过的对话

      玛克欣,一个俄罗斯流行音乐中不可不提的声音。

      但如果没唸俄文,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认识她。


      即使苏联已经解体了二十多年,俄罗斯仍像在屏幕的另一边,与生活在另一边的我们不甚有交集,于是当「俄罗斯流行乐」这词一搬出来,得到的可说是一片问号,毕竟相较于俄罗斯古典乐在音乐史上的活跃,俄国的流行乐于我们而言近乎陌生。

    俄罗斯全民天后玛克欣МакSим

      在生活中要想接触到俄罗斯的当代流行歌曲,似乎总得採取非常主动的姿态去搜寻才能有所获,要想在平常逛街时从店家播放的音乐和广播里听到俄文流行歌,可能比听到《天鹅湖》和《胡桃钳》里的乐曲还困难许多。其中的差别在于,即使听众对俄国古典乐不热衷,对俄国音乐家、乐曲名称和作曲背景不熟悉,总会有些歌曲像《胡桃钳》里的〈糖梅仙子〉那样不断地被电视和电影做为配乐使用,有些甚至被重新编曲后,再加入新元素改成现代的流行歌曲, ( 例如S.H.E.的〈Remember〉一曲便是改编自《天鹅湖》的作品 ) ,于是每当音乐一出,跟着熟悉的旋律哼上几个小节也不成问题。


      如果要形容台湾与俄罗斯之间极为可观的音乐断层,那幺大概是从柴可夫斯基到T.A.T.u的距离,中间没有太多的缓冲。

      相较之下,中国大陆则因为政治、地缘等缘故和俄罗斯的文化交流相对频繁,从俄国民谣到苏联时期的歌曲都不至于太陌生,甚至俄语学习界必备的两首基本盘歌曲《卡秋莎》(Катюша)和《莫斯科近郊之夜》(Подмосковные вечера),都还填上了符合原意的中文歌词,于是便发生过有年轻学生和俄国老师争辩莫斯科近郊之夜是首中国民谣,令老师哭笑不得。

    神祕、反叛的俄罗斯流行音乐? 

      先前T.A.T.u和Vitas曾分别在台湾受到瞩目,应该是目前台俄两地流行乐之间最短的捷径。叛逆不羁的T.A.T.u和以鬼魅海豚音为特色的Vitas,虽然无法就此代表整个俄罗斯流行乐界,但这两组风格大异其趣的歌手其实也多少反应了大众对「made-in-Rissia」的想像:神秘、有个性、有点怪/坏,诸如此类的刻板印象。

      或许是习惯了日韩欧美等地的歌手乐团们所赋予流行音乐的风格,接触了几首俄国流行乐后却发现耳朵不太适应,说不上有哪里不对,虽说其中类型摇滚也有、电音也不少,却仍觉得旋律、编排与MV整体呈现出来的感觉与主流市场建构出来「流行」的音乐风格有距离,以这首政治色彩浓厚《我想要一个像普京这样的人》(Такого как Путин)为例,以助选歌曲来说词曲相当活泼,但整体而言风格却是俗又有力,虽然一方面也是因为初学俄文之时找到的歌曲有限,但那阵子遇到的俄文「流行音乐」总是不脱类似这般的曲风,直到玛克欣出现,俄国流行乐在印象里才终于扳回一成。

    俄罗斯全民天后玛克欣МакSим

      来自喀山的玛克欣,2006年发行首张专辑《困窘之年》(Трудный возраст),2007年的第二张专辑《我的天堂》(Мой рай)更在上市第一週就卖出五十万张的好成绩,而她也在在2007和2008年连续两届获得MTV俄国音乐大赏的「最佳女演唱人」奖项,和季马‧比蓝 ( Дима Билан ) 同为最受瞩目之新星。然而玛克欣的歌唱发迹之路却和季马大相逕庭:季马代表俄罗斯参加欧洲歌唱大赛在2006和2008年分别获得亚、冠军后,一跃而上国际舞台;而玛克欣则是素人歌手,靠网路起家,在她的歌曲流传甚广大家都耳熟能详之后,唱片公司才找上门来帮他出唱片。

       

    当我死去,我会幻化成风
        在你的屋顶上守护着你
        当你死去,你却会成为阳光
        无论如何你永远在我之上

        ──玛克欣〈幻化成风〉(Ветром стать)

      和第二张专辑同名的〈我的天堂〉( Мой рай ) 一曲可说是玛克欣的代表作,歌词内容是关于追寻一个不可企求之人,副歌一整段唱下来几乎无可换气之处,直到最后一句以气音结束──「而我明白自己终究还是,还是需要他」,整首有如少女心发作的自言自语,玛克欣在圣彼得堡创作了《我的天堂》,MV也选择在圣彼得堡取景拍摄,而画面中金色秋天和白色冬天之间过渡期的灰色天空,也多少诠释了这首歌中的神经质(三十二秒时出现美丽的大花纹墙面似乎是浴血教堂旁边的景色, 金色落叶是圣彼得堡金秋的经典画面)。有趣的是,紧凑的词句似乎成为玛克欣的特色之一,在〈才不把他让给你呢!〉 ( Не отдам ) 这首宣示爱情主权的快歌里,副歌一整段再次考验了演唱者的呼吸节奏,但玛克欣并不因此逃避现场演唱,无论是絮语式的《我的天堂》,或是俏皮地宣战高唱「才不让给你!」,玛克欣从未令听众失望。

    俄罗斯全民天后玛克欣МакSим

      严格说起来,若要和西洋流行乐的歌手们比,玛克欣的歌其实称不上非常特别,目前为止也少了一种凌驾于他人之上的霸气,但她的歌几乎都是自己包办词曲,听起来也有自己的一套风格,有时给人感觉她的音乐游走在西洋流行、台式电子和俄式电音的危险边界 ( 例如〈春啊〉(Весна)一曲一直让我觉得给台语电音女神谢金燕翻唱应该会擦出特殊火花来 ) ,时而却也别有一种清新,以朗朗上口的旋律和口语生活化的用词抓住了俄国年轻族群的口味,而对非俄国人来说,玛克欣的歌曲无疑是提供了介于古典乐、民谣、苏联电影配乐和俗又有力的当代流行乐外的另一种新选择。

      玛克欣的崛起其实鼓舞了俄罗斯许多怀有歌手梦想的人们,因为她代表了一种梦想成真的机会,让自己的声音被听见的途径不仅只是透过俄罗斯长寿选秀节目《明星工场》 ( Фабрика звёзд ) ,或是得靠经纪公司撑腰才行。这几年玛克欣的音乐也越臻成熟,点开youtube的影片便能清楚看到她的音乐录影带成长史,最初一张专辑里也许只有一两首歌被拍成MV,其他大多都是由热心歌迷製作的歌词和照片总集,近年的MV拍摄手法和都感受到製作经费略有提升。

      从喀山女孩到全民天后,玛克欣的音乐令人继续期待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