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A地生活 >史蒂芬‧平克之《人性中的良善天使:暴力如何从我们的世界中逐渐 >

史蒂芬‧平克之《人性中的良善天使:暴力如何从我们的世界中逐渐

发布时间:2020-06-24  浏览量:739  点赞:709

    看着恐怖攻击、内乱战争、暴力凶杀等新闻事件,我们总是问:「我们的世界究竟怎幺了?」这个世界似乎愈来愈血腥暴力,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史蒂芬‧平克之《人性中的良善天使:暴力如何从我们的世界中逐渐

    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

      本书要谈的可能是人类史上最重要的事,虽然很多人大概不会相信,不过长久以来,暴力正在减少,现代人可能正处在人类史上最和平的年代。暴力的减少当然并非直线下降,暴力亦未因此消失,更不保证未来还会继续减少,但这趋势的确存在,不论是从数千年间或数年间的趋势演变,或者是从战争到体罚儿童的态度改变来看,全无例外。

      暴力的减少对我们生活中的每个环节都产生了影响。若要时时担心被掳拐、强暴或杀害的话,那日子就不一样了,也很难发展出精緻、繁複的艺术、教育、或商业行为,因为支持这些活动的体制习俗,才刚成形就因焚烧掠夺而夭折。

      人类暴力的消长,影响所及,不只是人类的生活品质,也左右了我们对生命意义的看法。自有人类至今,一路来的努力,究竟是让我们向上提昇还是向下沉沦?有什幺比回答此问题更能触及人类存在意义和目的根本?尤其是,该如何看待现代化?现代化所带来的个人主义、全球化、理性和科学,侵蚀了家庭、部落、传统和宗教,这究竟是好是坏,端视我等如何理解此转变所带来的影响:当代世界究竟是由犯罪、恐怖主义、种族大屠杀和战争共同织起的梦魇,抑或相较于古代,是前所未见、和平共荣的人间仙境?

      这道暴力消长的算式该标为渐增还是渐减,也左右了我们对人性的看法。儘管众多以生物学为基础所建立的人性理论,多半认为人性暴力是命定难逃,而人性白纸论认为暴力与人类进步有关,我则持相反意见。因为,若依此二种看法,该如何看待人类物种初现、历史肇端之时,生命的自然状态?若是相信暴力日增,就表示我们所造的世界污染了我们,而且恐怕只会江河日下;若是相信暴力日减,意味着人类起源时不甚善良,靠着人类文明的指引,才带领我们向上提昇,日后也可望延续下去。

      此书相当有分量,这点无可避免。首先,我要说服各位,千百年来,暴力真有渐减之势,我知道这说法一定会惹人非议,甚至招来众怒。觉得自己活在暴力年代,是人类认知系统天生倾向使然,加上媒体坚信「见血则收视长红」,更为此错觉推波助澜。人脑的运作有这倾向,愈是容易被想起来的事,大脑就会推断其发生机率愈高,而因为血腥杀戮现场的画面较容易被报导,也就更容易深植人心,远非报导某人寿终正寝或寻常新闻所能。暴力致死事件发生机率再怎幺低,也绝对够嗜血的夜间新闻播报,而人们对于暴力发生机率很高的错误印象就这幺固定了。

      另一个扭曲我们对于安危判断的因素,是我们自己的道德心理作用。如果说世界正朝更美好演进,还有志工会投入公益吗?传达好消息的人也常遭劝退,因为这会让人们安于现状。更且,知识份子总不愿承认文明、现代化、西方社会有任何优点。但或许,我们会认为暴力如影随形,形成如此错觉的主因,正是让暴力逐渐减少的关键。暴力行为的减少,与容忍暴力和歌诵暴力态度的减少息息相关:态度往往左右行为。拿史上几次大屠杀的标準来看,德州政府以毒液注射处决杀人犯、或是小流氓欺负少数族裔,根本不算什幺,但以现代角度来看,却会认为这些是人性沉沦的徵兆,而忘了这是因为道德标準提高了。

      面对这样的成见,我势必要以数据来说服大家,本书中我收集数据集并将之以图表呈现。只要用到这类资料,我都会说明数据来源,并据以诠释其发展趋势的背后原因。写这本书是为了解答一个问题:暴力为何在很多不同大小的场域中都减少了:包括家庭、社区、到部族间和武装派系、乃至大国和小国之间。如果研究下来,每一个层面所呈现的暴力各有消长,那就该分册讨论,但研究过程中我一再发现,几乎所有数据都显示,以现代角度来衡量,都有暴力减少这样相同的趋势。因此,我们有必要将各种趋势放在同一本书中加以讨论,以利探讨其发生时间、原因和模式等方面的共通处。

      藉此我希望说服大家,许多暴力模式都朝向同一方向演进,这绝对不是凑巧,必须详加深究。谈起暴力史,很自然会朝警世方向去谈,像是捍卫正义、对抗邪恶的英勇奋战,但这不是我的动机所在,本书中我採用科学研究方法,也就是说,基本上是要探讨原因。各位在书中可能会发现,某一和平进步现象,是因为道德倡议者所鼓吹的道德运动;但也可能会发现,背后原因相当平凡,比如说来自科技、国家治理、商业或知识的变革所致。但不能误解成,暴力的减少是一股持续进步之势,毫不费力载着我们前往完美和平的终点。我做的只是将人类历史上不同年代中,人类行为演变的趋势做数据上的整理,再据以探讨其历史和心理层面,以求了解人类心智如何面对更迭的环境。

      本书泰半篇幅将会着重于探讨暴力和非暴力的心理层面,当中我所提到的心智理论是结合认知科学、情感神经科学(affective neuroscience)、认知神经科学、社会心理学和演化心理学,以及我在《心智探奇》(How the Mind Works)、《人性如白纸?》、《思想之为物》(The Stuff of Thought,暂译)等书中所使用来探讨人性的各种科学方式。人类心智是一个複杂系统,由大脑中认知能力和情感能力所组成,其原始设计是漫长演化过程的产物。有些心智能力让人类有施行各种暴力的倾向,其他的心智能力,套美国前总统林肯之语,即「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则让我们乐意与人合作并追求和平。要想解释人类暴力的减少,就必须要找出人类文明和物质环境中,有哪些变化让我们渴求和平的动机凌驾于天性暴力之上。

      最后,我还必须点出,人类的历史与人性心理形构息息相关。人类与周遭环境彼此互相影响、互为因果,尤其在讨论暴力时更是如此。古今中外,人类历史上,一个愈是平和的社会,通常就愈富裕、茁壮,也愈开化、治理有方、对女性愈尊重、且善于贸易。这些幸福特质中,是何者开启了人类走向和平的良性循环,而哪些只是搭顺风车,要找出原因并不容易,让人不免轻易得出类似「因为文化变得较不暴力,因此暴力减少」这样不尽理想的结论。社会学家认为影响社会变化的因子有内因(endogenous)和外因(exogenous)两种,前者是发自系统内部,亦即现象本身就是造成该变化的成因;后者则是由外部影响所推动的变化。外因因素有可能是源自实用操作领域,如科技、人口结构、商业运作或管理机制的改变,但也可能是源自知识领域,比如新的想法出现,经过散播后,自行发展。解释历史演变成因,若能找到外因性成因,最能让人满意。本书中,只要能获得完整资料,我都会竭力找出各个年代中,影响人类心智,造成暴力减少的各种不同外因性成因。

    (本文为《人性中的良善天使:暴力如何从我们的世界中逐渐消失》作者序)

    史蒂芬‧平克之《人性中的良善天使:暴力如何从我们的世界中逐渐

    书名:《人性中的良善天使:暴力如何从我们的世界中逐渐消失》 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Why Violence Has Declined

    作者: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

    出版:远流

    [TAAZE] [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