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M惠生活 >游走两种社会形态 「港漂」艺术家 拼贴消费现场 >

游走两种社会形态 「港漂」艺术家 拼贴消费现场

发布时间:2020-07-22  浏览量:691  点赞:520

    游走两种社会形态 「港漂」艺术家 拼贴消费现场 Contemporary Circus系列——黄安澜将消费习惯拼接成荒诞的消费现场,Contemporary Circus系列作品中,她利用卡夫卡《饥饿艺术家》的世界观构建了一场马戏表演。(黄安澜提供)游走两种社会形态 「港漂」艺术家 拼贴消费现场 May 2018系列——May 2018系列作品中,「五月革命」历史图像拼贴奢侈品营销广告,思考消费主义与革命的关係。(黄安澜提供)游走两种社会形态 「港漂」艺术家 拼贴消费现场 游走两种社会形态 「港漂」艺术家 拼贴消费现场

    採访完黄安澜之后忍不住感叹:「年轻真好!」对方说:「所以做艺术家才不怕死啊!」黄安澜正举行个展「货币供应」。这名生于1996年的艺术家从广州来港读书,大学毕业不久,将要到美国修读硕士。她游走于两种社会形态,使用现成图像、影像等拼贴创作,探索经济生活中的个人矛盾,回看中国内地经济转变的同时,釐清对香港的影响。

    高一时已开始写作、摄影的黄安澜,在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献辞事件」走去献花支持,「虽然我读理科,但一直想读新闻、中文,因为想着要捍卫我以后的职业环境,就去了」。她说广州是一个热中社会运动的城市,「推普(引发2010年广州撑粤语行动)、钓鱼岛。(我们)觉得上街是一件普遍的事,我个人特别喜欢香港」。无论从展览的意念,还是本次採访,都能感受到艺术家对香港的喜爱。

    展览关于消费主义,虽然从事艺术创作,黄安澜也不掩饰普通少女的欲望。「就算你是艺术家,还是改变不了人类心中根植的天性,对物质的渴望。」因邻近购物商场又一城,香港城市大学常被学生称为「又一城大学」,「如果在社交媒体见到比较感兴趣的商品,20分钟之内可以走去买」。黄安澜承认香港丰沛的物质资源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她的消费主义,购买过程是在香港,但受的影响,多是来自内地的社交媒体。

    借用《饥饿艺术家》世界观

    Contemporary Circus系列作品描绘当今社会中的多种消费行为。一个胸前有着涂抹唇膏大嘴的女性形象,握着数支唇膏的手正伸向她;面前的棋盘上,对弈一方用的是唇膏,旁边另有3张嘴。黄安澜以先摄下的时尚摄影为基本素材,利用卡夫卡《饥饿艺术家》中的世界观构建了一场马戏表演,探求更深层次问题:如果(消费)浪潮过去(会否过去?)后,我们会成为被遗弃的「奇观」吗?「May, 2018」是一系列拼贴作品,创作的原材料摘自五月革命的历史图像和时尚品牌2018年春夏以「五月风暴」为主题重新拍摄的营销广告,构建了锦衣华服的革命现场。

    考保险牌体验「港漂」生活

    「槓桿原理」系列,艺术家观察在内地资本影响下发展的香港保险。黄安澜去考了保险执照,她认为这一行业可以给予作为「艺术家」所没有的、规範的职场训练;也可以更多去了解「港漂」在香港的生活状态。「你以为从事保险行业的内地毕业生,家裏都很穷吗?不是的,或者他们只是为了留在香港?也不是。」「我是想去体验去观察,把自己放在特定的场域中跟大家互动,才会有创作素材。」

    盼以创作搭桥樑互相了解

    「在香港,我们这些大陆学生的身分是被割离的,大家只知道有这个群体存在,他们干了什幺、平时是怎样的,只有一个笼统印象。」黄安澜称很多人说自己不像大陆人,她知道这是一种夸奖,但这夸奖让她觉得很奇怪。「我有一段时间进过城大的编辑委员会做杂誌,之前已经想做社会运动相关的,想通过以做杂誌的方式建立起一个bridge,后来发现有些人的政治立场实在太鲜明了,我希望的是一种沟通,能够互相了解。」

    展览5月底结束,黄安澜会去美国修读艺术创作硕士,「两年之后我还会回来的,我想在香港定居」。她笑称香港朋友跟她说:「从哪裏来回哪裏去吧,内地不好吗?」「他们说香港不适合搞艺术,我的很多老师都想要去内地发展。」

    问她为什幺喜爱香港?「有我最开始梦想的地方,新闻自由。不过,我朋友说:『这个东西不存在的。』我现在想做一些温柔的、能够帮助沟通的事。」

    ■「货币供应」黄安澜个展日期:即日至5月26日

    地点:赛马会创意艺术中心L3-06D 据点。句点

    入场:免费

    查询

    文:彭月编辑:陈志旸

    电邮:culture@mingpao.com